英超第一夫人想买脱衣舞俱乐部 英国王室不干!有辱名声

尽管以沙特王储本-萨尔曼为首的阿拉伯财团,收购纽卡斯尔一案至今疑云重重。但历来对有效资本来者不拒的英国市场,总有策略让买卖成行,哪怕需要一些波折。

对于经济持续低迷的英格兰东北部而言,这笔收购就像突然注入的一剂强心针。药性过猛,以至于不少喜鹊死忠还眩晕于药性副作用中。在他们眼里,自己热爱的俱乐部俨然是下一个曼城或大巴黎。

但有两个人自始至终始终保持着高度清醒。其一是纽卡老板迈克尔-阿什利。他接手的13年间,俱乐部经历2次降级,前后更换10名教练,3次被挂牌出售,“圣詹姆斯公园”改名“体育直销”,抗议、提前离场和退票,成了纽卡球迷的日常操作。最终阿什利很有可能带着狡黠的微笑,携3亿英镑和“留给父母”的一个包厢,以无情商人的姿态谢幕。

另一位就是本文主角,现世界足坛“第一夫人”,现年47岁的阿曼达-斯塔维利。对于大部分圈外人而言,这个名字有些陌生。她是谁?她到底干了什么?

想要回答这些疑问,我们不妨重温一下她20年前说过的一句话。“这和钱无关。赚800万还是2个亿,其实对我而言差别不大。我只是想在晚上睡觉前,告诉自己:干得还不错。”

好吧,如果800万英镑对她而言果真微不足道,那么纽卡球迷必然会希望她能在转会市场掀起一场波澜。问题是,她能否做到以及如何做到?

作为一名女性,想要在男性主宰的商场有所作为。身后必然站着一位身名显赫的男性角色。对斯塔维利而言,这人毫无疑问是安德鲁王子。

2001年,斯塔维利第一次与王子在阿联酋相遇。这本是一次商业目的的差旅,安德鲁王子恰是那笔生意的代表。当时她刚恢复单身,结束了与一名著名风险投资家长达2年的恋情。

在中东,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安德鲁王子也为斯塔维利打开了一扇从未见识过的社交窗口。商旅期间,安德鲁王子对外宣传斯塔维利是自己的女性好友。而斯塔维利那种属于女性的妩媚和智慧,也一次次化解了中西商界社交场合的针锋相对。那次旅行结束后,朋友们发现斯塔维利已经将安德鲁王子昵称为:宝贝儿。

这之后她自然而然成了白金汉宫、桑德林汉姆庄园(女王私人府邸)、皇家会厅以及温莎大公园的常客。王子甚至带她去见了碧翠丝公主和尤金公主(安德鲁王子与前妻所生的孩子),而且据说得到了2位公主的首肯。

2003年,王子提出了婚嫁意向,却让斯塔维利陷入了职场女性的经典抉择。一边是嫁入豪门从此锦衣玉食,另一边是奋战商场从而自我实现。

“安德鲁是一个可爱的好男人,我至今仍珍惜我们俩之间的友谊。”多年后她对《每日邮报》坦露,“但如果我当初嫁给了他,那我就彻底失去了自由和独立。”

从言语中可以看出,她对当初的决定没有丝毫后悔。反倒是斯塔维利的父母,对女儿当初的固执无法释怀。

当然也有人会说,为什么斯塔维利不能在嫁入皇室的同时,借助皇室人脉,继续自己的商业投资?事实上,她一度有机会收购著名的“薄荷犀牛”俱乐部(脱衣舞俱乐部),但却被皇家顾问团无情阻止,理由是有辱皇室名声。

拒绝安德鲁王子的求婚,足以为斯塔维利贴上“独立女性”的标签。当然,这并非一夜之间的蜕变,而是她一贯以来的作风。

出身约克郡名流家族,阿曼达自小就对家族成员的从商经验耳濡目染。早在1969年,其父罗伯特-斯塔维利就创建了轻水谷主题公园(一座位于北约克郡的超大主题乐园,园区以拥有全欧洲最长的过山车闻名)。当然,这主要得益于祖父拉尔夫-斯塔维利早年的博彩生意。职业生涯中后期,拉尔夫将这些虚拟资本投资在了不动产上,并拥有了唐卡斯特赛狗场。

得益于殷实家底,阿曼达自小就读名校,并在学校中展现出了对体育的热爱,尤其是田径和马术。据说14岁时,她能在百米赛道跑出12.6秒的好成绩——然而一次跟腱伤势,断送了她的运动生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两年后天资聪慧的她只花了一年时间便读完A-Level(预科课程),并以优异成绩被剑桥大学录取,主修现代语言专业。

只可惜她的剑桥学业并未走到终点,原因竟是祖父的突然离世。“我当时很年轻,祖父的突然过世,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走出这段悲伤。”亲人逝去固然伤感,但倘若其让后辈长时间一蹶不振,只能说明祖父对整个斯塔维利家族财富及社会人脉的重要性。

几乎就在一夜之间,阿曼达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她没有如家人所愿回到约克郡,而是独自一人朝着亿万富翁的道路开始狂奔。

祖父的突然离世,让阿曼达顿悟一条商界规则:要想把人脉牢牢握在手中,就必须自己打造人脉。但作为女性,想要做到这一点又谈何容易?于是,她决定“曲线救国”,从做服务业开始。

原本此时就学业受阻的阿曼达果断贷款18万英镑,在位于剑桥和纽马基特(英国赛马名镇)开了一家名叫Stocks(存货、库存、股票)的餐厅。仅从餐厅名字和选址,阿曼达的事业雄心便昭然若揭。事实证明,这显然只是一份过渡型工作,用老板兼服务员的身份,换取日后走向金融行业的人脉。

如她所料,这家餐厅的主要客户是赛马场观众和赛马主人。在英国,赛马是一项毫无疑问的贵族运动,观赛和参赛人群非富即贵。也就是在这家餐厅里,阿曼达结识了当地富有的赛马主人,并逐渐与中东市场建立起了联系——中东富豪们热衷于以购置赛马的方式,在西欧世界建立人脉。

果不其然,其中一位赛马主人就成了她下一家创业公司的主要投资人。在这位投资人的引荐和帮助下,阿曼达在剑桥科技公园中,建成了Q.ton会议中心。这笔生意,也帮助她成功当选2000英国年度商业女性。不久之后,会议中心被欧洲电信收购。

说来也巧,要不是欧洲电信收购会议中心,阿曼达也不会前往中东寻求新的项目机会。而如果错过那次阿联酋之行,她也就不可能结识安德鲁王子。

时间来到2007年,此时的阿曼达已经是一名游走于英国和中东之间的著名金融掮客。她机敏地嗅到了阿拉伯资本想借体育之名与西欧权贵挂钩的政治诉求,于是帮助迪拜富豪,向利物浦发起收购攻势。

那次收购从未进入到实质性阶段,却为阿曼达积累了足够多的失败经验。一年后,这些经验派上了用场。2008年,也就是阿曼达35岁时,她成功帮助阿布扎比皇室成员曼苏尔酋长,收购了当时动荡不安的曼城俱乐部——一家英超新豪门就此诞生。阿曼达也从这笔交易中获利1000万镑。

事实证明,曼苏尔酋长是阿曼达日后重新跻身英国权贵的重要推手。英国《金融时报》认为,阿曼达-斯塔维利在业界的声誉,主要来自于她为曼苏尔酋长操作的两笔收购——其第一笔当然是曝光度极高的足球生意。

可足球始终是一门投入巨大,但规模和营收都极为有限的中小规模生意。就在阿曼达-斯塔维利替曼苏尔酋长牵手曼城成功后,欧洲金融危机爆发,她促成了酋长与巴克莱银行,价值35亿英镑的商业贷款合作——由曼苏尔酋长牵头的阿布扎比财团向遭遇现金流短缺的巴克莱银行提供贷款。这笔交易,瞬间让阿曼达扬名业界。这次牵线万英镑的报酬,这笔钱直接打到了她注册于泽西岛(避税天堂)的公司账户中。

然后令人惊讶的是,做成这两笔大买卖的LLP(斯塔维利在英国注册的金融公司),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uxinggd.com/,纽卡斯尔竟然没有任何资产或员工。在英国公司注册局(类似于中国工商局)信息一栏中,公司被认定为“小微企业”,自2017年3月31日起没有任何收入,却负债360万镑。2009年3月31日前的财务信息中,只有两笔和曼苏尔酋长有关的买卖算得上是正常交易。

因此外界猜测,这只是斯塔维利在英国本土注册的空壳公司,实际操作或许在阿曼达名下的其他公司完成。

这种左手倒到右手的避税方法,展现出了斯塔维利在财务方面的过人才能。这是一种天赋,毕竟她从未受过标准的财务训练。

她的另一门天赋,就是与人打交道。这种天赋,帮助她在赛马场外的餐厅内结交名流;帮助她在海外商旅中与皇室成员结为情侣;帮助她在中东资本和西欧权贵中长袖善舞;也帮助她成功敲开了足球行业的大门,完成了阶层和金钱的超越。纽卡斯尔

所以阿布扎比王室收购曼城离不开斯塔维利的撮合,因为当时她还是前泰国总理他信的座上宾。而此次沙特资本拟收购纽卡斯尔,纽卡斯尔斯塔维利又是居功至伟。

在她背后的金主,是逐渐为世人所知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该基金组织由沙特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尔曼担任主席,是沙特王国财富对外投资的主体,旗下资产包括Uber,特斯拉和通用电气。

操作800万和2亿,对如今的她而言,还是同一回事吗?情况可能发生了一些变化。

早已非池中之物的斯塔维利在2年前,重启了对2008年巴克莱贷款项目的调查,并将巴克莱银行告上了法庭。理由是,当年的这笔牵线,最终本应为自己带来高达7.21亿英镑的收入,而非实际到手的3000万镑。理由是,曼苏尔酋长最初答应事成之后将10%的收入当做中介费给自己,但这笔钱最终流到了银行高管手里。6月9日,斯塔维利索要的赔偿金涨到了15亿英镑。

这次上诉,却足以说明斯塔维利作为如今足坛第一夫人的影响力。她的成功并非毫无来由,在肯定她自身努力和天资聪慧的前提下,不得不说她努力经营的中东关系网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历史学家伯纳德-刘易斯在洞察了人类科技发展史后,得出过这样一番结论:阿拉伯人总在人类历史转折过程中,扮演着重要却又隐匿的角色。

事实证明,他的理论再次得到了验证。阿曼达-斯塔维利,则是那个在每次重大转折中,不可或缺的参与者兼受益者。

马云果然有钱任性!蚂蚁定价68.8元/股,代码688688!市值2.1万亿碾压茅台,对A股影响有多大?最全解读来了

背景随心换,噪音去无踪,NVIDIA Broadcast在手人人轻松当主播

高效渲染!RTX 3090卡皇打造NVIDIA STUDIO强力主机实战体验

“我站在7万多一平米房子的阳台,搭着扶手抽着烟,顺便思考人生!”哈哈哈

东航空难生还者讲述:迫降俄罗斯机场被拒,美军却开放重要军事基地拯救乘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